-

第1772章中原客人

胡進的動靜比梁國明大得多。

如果說梁國明還保持著低調與內斂,采取的是“請進來”的辦法。那麼,胡進走的就是一條大開大合,“走出去”的策略。

但是,兩人的終極目的都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都是圍繞著意識形態的紅色主題在作文章。

梁國明主打紅色基地,號召全民唱紅色歌曲。胡進將“五箇中原”拋在一邊,下力氣打造塵封了半個多世紀的樣板戲。

胡進這“走出去”的策略,等於是將彆人都捆綁在他的戰車上。畢竟,誰會拒絕他拿著錢來你家唱歌演戲給你看呢?

更何況,胡進這幾年的仕途表現,讓他有呼之慾出的意思。

或許是山城的梁國明讓胡進有所觸動了。原本一心撲在形象建設上的胡進,突然調轉了車頭,與梁國明駛上了同一條快車道。

胡進對經濟建設這一塊並不在行,主政衡嶽的時候,就能管中窺豹。

他用一年的時間花了衡嶽未來二十年的錢,這讓接任他的許一山一度陷入水深火熱當中。在胡進的意識裡,他不考慮持續與未來。他需要的是恢宏的城市建築群,流光溢彩的城市夜景,老百姓的交口讚譽。至於錢從哪來,錢花掉之後怎麼辦,他似乎從來不去思考。

中原省的“五箇中原”計劃,是胡進主導出爐的產物。如果從計劃的表麵上,未來的中原將是人人羨慕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。

然而,現實與理想儘管隻有一步之遙,但要想實現理想,卻是比登天還難的事。

胡進將“走出去”的第一站放在中部省,自然有他的深意。

中部省一直被視為紅色搖籃,在這裡誕生過曾經改變世界格局的偉人。胡進深知華夏老百姓對偉人的感情。他將首發地選在中部省,寓意不謂不深遠。

許一山在與陸書記交流過思想之後,他明顯感覺到陸書記的無奈。

胡進的要求,陸書記似乎找不到可以婉拒的理由。但是陸書記又不願直接介入,於是,許一山就成了最佳人選。

嶽州大火過去剛一個星期,中原省便來人接洽演出事宜。

文藝演出在二十年前已經全麵商業化了,政府除了在節目審查方麵介入外,對文藝演出再冇有任何要求,更不會主動引導和積極介入。

中原省以官方名義聯絡演出事宜,確實讓人生出一種尷尬的心理。

許一山在省委的辦公室接見了中原省的人。

胡進似乎是為了表示對演出的重視,他派來接洽的人物身份還真不一般。

一位副省長領隊,中原省文化廳廳長、省精神文明辦主任親自出場,協同演出公司一道到訪中部省。

會談一開始,對方就拋出來一個難以抗拒的理由,弘揚紅色文化,打造精神文明典範,是一個國家,一個民族的使命。言辭之間,似乎誰抗拒他們的演出,誰就在與紅色道路背道而馳。

這是一頂巨大的帽子,冇有一個人能承受得起。

許一山客氣表示道:“各位領導,我們陸書記已經有指示,要求我們儘全部力量配閤中原省在中部的演出。我本人負責全部具體事項,如果你們有什麼要求的,我們都可以談。”

對方的副省長倒很謙遜,他在表示了感謝之後,提出了他們的意見。

首演場地選在中部大劇院。這是中部省最引以為傲的藝術建築。能進入大劇院演出的節目,都是在國際上享有一定聲譽的劇目。

觀看首演的觀眾,他們也有要求。那就是中部省省直機關的領導乾部,將是他們邀請觀看演出的第一批嘉賓。

許一山毫不猶豫點頭答應。人家免費演出,現場還有紀念品送,又支付占用場地的費用。這等於是話彆人的錢,請自己看戲,這何嘗不可?

副省長提出來第二個要求,就讓許一山有些把控不住了。

他們要求在大劇院演出後,直接進中部省幾所大學演出。

許一山冇等副省長說完,便客氣打斷他道:“對不起,進大學校園這一環節就免了吧。學生還是以讀書重要,這演出,有可能影響正常的教學秩序。”

副省長驚異地看著他,猶豫了好一會才說道:“許常委,我不明白演出怎麼會影響到正常教學?”隨即,他拋出來一個重點,“進大學校園演出是我們的胡省長親自劃的重點。”

許一山解釋道:“冇必要嘛。”

副省長似乎激動了,他目不轉睛地看著許一山說道:“怎麼是冇必要呢?青年人是一個國家個民族未來的希望。他們的思想教育工作尤為重要。胡進同誌眼光獨到,他已經發現在我們的大學校園裡,紅色主旋律在逐漸褪色了。”

許一山無奈說道:“我理解胡進同誌的眼光,也支援他的決定。但是,我想,我們中部省的大學,這思想教育工作還是由我們中部省自己來抓。”

副省長笑了笑道:“許常委的意思,我們是越俎代庖了?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許一山解釋道:“我相信我們中部省還具有這樣的實力與基礎。”

中原省執意要求進大學校園演出,許一山寸步不讓,婉拒他們的要求。雙方的意見頓時出現分歧,會談陷入了僵局。

眼見著許一山態度堅決,中原省副省長也冇繼續爭執下去了。但他的態度明顯表現出不耐煩來了。

他們提出要求與代省長容海見麵。

許一山冇有推辭,當即安排人與容代省長取得聯絡,得到回饋的訊息,容代省長熱烈歡迎中原省領導到訪。

許一山冇有陪同他們去拜訪容海,在中原省客人離開後,他去了陸書記辦公室。

陸書記聽完他的彙報後,當即表示對許一山的堅持表示了支援。

“讓演出進校園,確實有些不合適。”陸書記沉吟道:“大學校園,還是讓它保持純淨性比較好。”

許一山道:“我現在擔心的是,他們在我這裡碰了壁,一定想在容代省長那裡求得支援。如果他那邊同意了,我就被動了。”

“你覺得政府會同意?”

許一山毫不遲疑地點頭道:“可能性非常大。具體原因,也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清楚的。”

陸書記歎口氣道:“如果政府同意了,你也不必太在意。有些事,太強硬了,反而不利於找到更好的辦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