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點了點頭,表示明白。

終生監護室,也不允許家屬陪同,他們隻能呆在監護室外麵的小房間,透過玻璃看看躺在裡麵的病人的情況。

墨伯陽說:“這裡我年紀最大,那我就托個大,我和月蓮今天先留下,你們其他人就先回去,好好休息,明天老二和老二媳婦過來換我們,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,咱們就輪著來吧。”

孟月茹馬上說:“是,大哥這個安排好,三弟妹就一個人,到時候我可以一起陪著。”

“不用,二伯母,你就回去休息,我和三伯母陪三爺爺就行。”一直站在人群後麵的墨時韞走了出來說道。

墨司承點了點頭:“那就這麼決定了,爸,媽,今天就辛苦你們了。”

“去吧,去吧,放心吧,有我們呢。”

留下墨伯陽和吳月蓮後,其他人便離開了醫院。

等待電梯的時候,卻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家屬的啜泣聲,眾人回頭一看,是護士推著一張病床過來,病床上躺著一個蓋著白布的年輕人,他的父母趴在他的身上哭個不停。

死亡的陰影籠罩在每個人的心上。

直到出了住院大樓,陽光照在身上,沈西終於感覺到一絲溫暖。

墨司宴握了握沈西冰冷的手,沈西抬頭看他,雖然冇有言語,可他們的眼神都在告訴彼此,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時光。

那麼真的到了這一天,纔不會後悔。

墨司宴將沈西攬入懷裡,沈西靠在墨司宴的肩頭,一起感受著陽光的溫暖。

回去的路上,沈西說:“爺爺早上和我說,等爸爸回來,給小寶取個正式的名字,還要把星星的戶口遷到家裡。"

“嗯,你同意嗎?”

“你是怎麼和他們說的?他們難道一點兒也不介意星星的身份嗎?”

“真正愛一個人,就會愛她的全部,更何況星星這麼可愛的孩子,大家都搶著要呢,誰會介意呢。你放心,大家也不是愛屋及烏,而是真的很喜歡星星,會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的。”

“可是星星……”

解決了墨家,沈西又擔心星星是否真正能夠接受。

她要怎麼跟孩子解釋呢。

看出了沈西的糾結和猶豫,墨司宴又握住了她的手說:“彆愁了,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。”

沈西點了點頭,有人托底的感覺真好。

以前,是沈月在幫她托底,現在,是墨司宴在幫她托底。

“清歡去京都看段恒之了,本來我想著過幾天也去一趟,很久冇有去看舅舅他們了,但是現在爺爺病了,今年我們還是在家裡過吧。”沈西說道。

老爺子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,哪怕是掰著手指頭,也可以將後麵的日子數出來,他們能陪著他的時間,真的不多了啊。

墨司宴說:“好,都聽你的,爺爺也一定會高興的。”

“那你爸爸呢,什麼時候回來?你之前說一星期,是真的嗎?他喜歡什麼?”-